奇異學士No.7

我和时间都爱你。
📍什么都看,什么都写❗️❗️

【傅美】斯德哥尔摩情人(上)

特工paro,特工小傅x特工山支。伪·美宣。
我们双A神仙cp不可以没有姓名!!
ooc属于我,都是私设,切勿带入哈~
写给朋友磕着玩儿的,欢迎催更,习惯性拖延症没救的~




傅菁再一次听到孟美岐的名字,是一年后。

她皱了皱眉,极不情愿地接听起了自己绝对不愿归顺的上司强东玥的电话。她是一个特工,出生入死是她的使命。身为A级特工,也就是特工这行站在金字塔顶的那一帮人,漠视生死是她信奉的信条。在傅菁的眼里,没有危机,只要更刺激的挑战。

“呼叫FJ,听到请回答~”强东玥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甜美,对傅菁而言也许更多一丝血腥味。“准备好迎接你下一个任务了吗?”

“是什么?”傅菁极其不耐烦和她对话。强东玥是B级特工,也不知是靠着怎样的算计爬到了特派员的位置。不过就凭她能用脑子就能来负责傅菁的任务这点,傅菁还是勉强给予了一定的认可。

都不是什么善人,哪儿来的三六九等。傅菁有时候会鄙夷自己的清高,但也控制不住地对她产生厌恶。

“代号山支,月桦的王牌特工,A级特工的第一位。”强东玥一点儿也不生气,反倒是笑眯眯地,好像在同她话家常一样。“也是你的老朋友了啊,FJ。”

又是她。傅菁心下一凛。

“但这次不一样了哟,亲爱的FJ。”强东玥还是那副悠哉游哉的腔调。“老对手的戏码,也该有个结局了。”

“你,或她。”傅菁还没来得及反应这是什么意思,强东玥轻笑着,没给她继续猜谜的机会。

“只能回来一个。”

A班大清洗,行动开始。


-

这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命令。傅菁面无表情地挂掉了电话。

这就是在让她去送死。

级别与级别之间的差距,是一道天堑。这也是傅菁看不上强东玥的原因,她何其骄傲,怎么能够接受一个B级特工对自己颐指气使。但A级更难,每个名次之间都是多少条人命的差距。傅菁在晋位测试中亲眼目睹过比自己高上一名的特工,月桦代号五选一特工的身手。她也很甜美,但和强东玥是不一样的——实力的威压让她显得愈发像美杜莎,吐着剧毒的蛇信子,招招毙命。

而孟美岐呢?

除了强,傅菁找不出第二个形容词去形容她。
孟美岐,代号山支,是五选一的固定搭档。不轻易出手,也不随意露面。女性,年龄不详,面貌除了月桦高层,没几个人见过。

但傅菁是个例外。

一年以前她还在B级摸爬滚打,艰难地在一次又一次浴血奋战的任务中摸索着A班的门槛在哪里。犹记得她迈着如飞一般的步伐在敌方的大本营里奔走逃窜的时候,眼前的碎掉的玻璃和高的望不见最底层的大楼让她顿时失去了逃生的信念。

她当年的队友是强东玥。傅菁从未信任过她,也没指望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她能有什么作为。她绝望地摸上自己腰间的手枪,就是死也不能将行动的机密外泄,这是特工的底线。

她一步步靠近碎裂的窗前。风声急促地灌入她耳里,她从未如此感受到死亡的临近。身上被方才碰撞出的些许伤痕产生的痛觉几乎已经先一步逝去,傅菁闭上双眼的时候想着,坠楼死的特工她可能开了先河。

但她没能如愿。在她双脚离地的时分,强劲的力道从她腰间揽过。傅菁双眼猛得一睁大,撞入她眼里的是一张足够狂妄,却显得稚气未脱的笑脸。

“别说话,你挺沉的,”这张脸抢先开了口,傅菁这才注意到她一只手挂在了直升机放下的挂梯上。她不敢多话,直到她被气喘吁吁的那人拽着爬进直升机。

她这才注意到,直升机里还有一个人。另一个人她认识,或者说至少是眼熟——熟悉的猫眼,熟悉的甜美腔调却不油腻。

五选一。吴宣仪。

业界内常常打趣说月桦二人组从不分开行动,那现在正在抱着水瓶狂喝的不就是……

“……山支?”傅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孟美岐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抱着水瓶哼哼了两声算作回应。她渴着呢,没功夫和傅菁拉扯闲话。

“美岐,你别吓着人家了嘛。”吴宣仪依旧是那副温温软软的语调,这也是傅菁第一次知道“山支”代号后的真名。“不过你也是,救B级的小孩子还搞那么大阵仗啊你。”

“那有啥关系。”孟美岐大手一挥,随即嘿嘿笑出声来显得有些傻气。“下不为例嘛宣仪,我觉得…她长得还挺好看的。”

……。傅菁在两位A级特工的面前简直无地自容。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西施这样的女人,为了某种目的去以美色诱惑有实力的强者。在她出神的片刻,孟美岐的手掌就从她肩头拍了上来。

“我见过你。”她摇晃着脑袋,略显得稚龄的脸上有着狡黠的灵气。“傅菁,是吧?”

傅菁愣在原地。“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当然,我是——是山支嘛,哈哈,”她险些就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不过一会儿又恍然记起早就被搭档暴露了个干净。“宣仪说出来了啊,那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特工的名字没什么好隐瞒的?傅菁只想吐槽,但又发现这句话是孟美岐说的,她的确有这样骄人的底气。

“我是孟美岐,她是吴宣仪。”孟美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俩是搭档,固定的——或者说,一般不会变的那种。”

“…我知道。”

“对,就跟你和那小姑娘不一样。”孟美岐似乎忘记了傅菁搭档的名字,只好随便用了个代词指代她。“强…强什么来着?”

“强东玥。”傅菁抢先说出口。

“哦对,是这个叫法儿。”孟美岐还是那副笑得憨傻的表情恼了挠后脑,转过身和吴宣仪对视了一眼。

这两个人,果然还是腻人啊。傅菁似乎嗅到些不同寻常的讯息,她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不知是羡慕还是新奇。

“反正吧,傅菁——我叫你小傅吧?”孟美岐终于回过头来,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套近乎。傅菁下意识地躲了一躲,却并没真的避开。“…好。”

年龄在特工界不重要,而能力是权衡的唯一标准。以孟美岐的地位,她可以用小字辈称呼任何一个人。

“那小傅啊,”孟美岐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语重心长。“听大哥一句劝。”

……怎么又变大哥了?傅菁被她绕晕了,孟美岐在她心里的好色人设进一步完善。

“离你那个搭档,远一点。”

傅菁瞳孔猛然一缩。她明显地感觉到孟美岐没有在跟她开玩笑,那种低沉的嗓音裹挟着浓浓的寒意,是杀机的征兆。

她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孟美岐满意地坐回了原位。自此,机舱里一片沉寂,直到吴宣仪在特工总部下了飞机。

“美岐乖哦,我很快就回来。”吴宣仪笑眯眯地像哄孩子一样和孟美岐道别。“别欺负人家啊,美岐。”

“哎哟我不会不会——”孟美岐很是有些无奈地将吴宣仪送下飞机,转头重新走了回来。傅菁看着她俩突然有点想笑,但她忍住了。

“想笑就笑,”孟美岐面无表情。“我十八岁生日还没到,所以宣仪总拿我当小孩子看。”

……十八岁?!纵使知道孟美岐年龄应该不大,傅菁却还是被这样的数字吓到了。她迟疑着开口,“你…是山支?”

孟美岐刚走回桌边,拿起吴宣仪落在桌上的一杯红酒正准备一饮而尽,含在口中的时候被这个显得很有些愚蠢的问题呛到一口酒喷了出来。“……搞半天我救了你你还不信我啊!”

孟美岐小朋友真·生气了。她生气的时候两颊红红的,也许是也有酒精作祟,显得苹果机饱满而有弹性,很是想让人咬上一口。

这些全都是傅菁的想法。她没忍住笑了出来,但她还是克制住了想要摸她头的冲动。“那…叫姐姐?”

孟美岐瞪大了眼。别说别人,连吴宣仪她都没叫过姐姐。她站上顶点位置时年少气盛,哪怕再是年幼,也没人能在她面前讨半分好处。眼前这个B级小特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不叫。”孟美岐再是生气,也只是闷闷地抱臂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傅菁见她这样就越是想逗她,她主动走近了孟美岐,带着有些诱惑的嗓音。“来嘛,叫一下又不吃亏,对吧?”

她的美貌的确很勾人,至少对于孟美岐来说是的。孟美岐支支吾吾了好一阵,索性把脸扭向窗外不看她。她的脸颊很热,这时她才想起来自己是不会喝酒的。但她当时喝下的时候的确毫无犹豫,全心都扑在“要和傅菁独处”这件事的紧张情绪中。

“来嘛来嘛,美岐——?”傅菁不自觉地就叫出了这个名字,惹得孟美岐耳后一软,险些答应了下来。她心烦意乱地回过头正打算推开傅菁,一仰起头,唇瓣就险险停在离傅菁的薄唇不到半寸的距离的地方。

浓醇的酒香在她们之间发酵。孟美岐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傅菁自诩不是多优秀的特工,但也没有白白放走机会的道理。——尤其是在猎物送到嘴边的时刻。

她没有给孟美岐退缩的机会,把她压在座位上吻了下去。

唇齿之间发生的呼吸交换太轻,不足以在孟美岐的人生里镌刻上傅菁的名姓。傅菁却永远记得那个难得一见青涩模样的孟美岐,和她唇分之时,苍白着脸,生怯的那句话。

“…不要告诉宣仪。”

评论(12)

热度(150)

  1. 忽尽奇異學士No.7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告诉宣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可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