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呀呀

我和时间都爱你。

【傅美】斯德哥尔摩情人(中)

在朋友的狂轰滥炸中我坑可能是要被她打死了8⃣️
晚上看土创之前更一下吧
番外想看宣仪side还是美岐side什么的也可以评论一下告诉我
顺便祝我们小奶狮生日快乐🎂





傅菁回想完这一切,觉得自己这辈子和孟美岐也就这样了。她仍然在顶端睥睨众生,怎么会注意到一只兢兢业业往上爬的小虾米,千磨百炼只为了靠她更近一点呢。

和孟美岐的交手,傅菁毫无胜算。或者说,她也没打算赢。

可她万万没想到,孟美岐会在她所属部队的楼下等她。悠闲地像一个来约好朋友喝下午茶的旧友,孟美岐对傅菁笑了笑。

“一起走一会儿?”

傅菁没办法拒绝她。她拘谨地亦步亦趋跟着孟美岐,全无当年的放肆。一年的时光,她发现孟美岐瘦了一些。一年前的她脸上尚还有些鼓出来的肉,如今已经轮廓分明。当光线从树影里漏下,徜徉在她脸上时,她眼角的浓妆也显得更为艳丽。

“你拿到任务了吧?”

傅菁心里一紧。逃不掉的,她默念道。

“拿到了。”她深吸一口气。“所以,你要怎么打败我?”

孟美岐好像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她嗤笑出了声,带着无尽的轻蔑和冷淡。这样的表情是在一年前的孟美岐脸上看不到的,尽管那时她实力已然拔群。

傅菁似乎被她这个表情伤到了。她脸上有些许黯然,但仍固执地站在那,贪婪的捕捉孟美岐每一分的微表情。

“傅菁,第七和第一,麻烦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孟美岐冷冷开口,口中的词句如快刀利刃,伤人至深。“你凭什么以为,你有资格和我比?”

傅菁默然。她知道,孟美岐说的是事实。僭越对抗,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像一条卑微的尾巴一样一路尾随着孟美岐来到她的住处,在孟美岐没有开口拒绝她之前挤进了她房间里。

这回轮到孟美岐愣住了。“你进来干什么?”她的声音还是那样讥讽尖刻。“嫌死的不够快是吧?”

傅菁的怒火腾地就窜起来了。她借着身高优势把孟美岐逼到墙角,不知道哪来的笃定孟美岐不会在这时候对她下手。她脆弱的小腹就暴露在孟美岐面前,如果孟美岐想的话,她可以一击致命。

孟美岐长大了。美艳这个词用来形容她如今的眉眼也并不为过。傅菁来不及仔细一一描摩过去,她猛地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上孟美岐的。

“我没想过跟你比。”傅菁的声音带着苦涩的沙哑。孟美岐被禁锢在她的双臂之间难以挣脱:“那你摁着我干嘛?玩儿呢你?”

傅菁突然笑了。孟美岐呆住了,她知道傅菁很美,但她从不知道她笑起来也能有一种别样的气质。可是傅菁的眼底是没有笑意的,她清楚。

“……你先放开我。”

孟美岐很快冷静下来,她攥着傅菁的手腕试图挣离这一方牢狱。傅菁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孟美岐的眼里,几分狠戾,几分悲哀。

“是啊。”傅菁嘴角勾了一勾,肯定了她的说法。“来玩儿你。”

孟美岐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被傅菁拉进了另一个未知的世界。傅菁像探索任务的基地一样开拓着她的身体,带她领略自己身体激烈颤抖时绝妙的风光。她并非不可逃离,只是一开始脑海里一片空白,而在初时的短暂疼痛过去后,更缱绻的缠绵让她放弃了清醒的念头。

先醒过来的人是傅菁。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像孟美岐一样倦到直接昏睡过去,只是趴在她身侧重重地喘息着。她拨开孟美岐脸上汗湿的头发,在那上面还沾染着自己的吻的味道。孟美岐在这一方面同她配合得相当好,有一瞬间傅菁简直以为她才是孟美岐命定的搭档,是该同生共死的那类。

而现在孟美岐浑身赤裸地躺在她床侧,卸下盔甲后无害得像一个孩子。毫无攻击性,随时都可以被夺去性命。

但她面前的人是傅菁。这是天大的幸运,也是巨大的不幸。

傅菁的指尖刚落到孟美岐的肩上就把她惊醒了。从未有这种经验的顶级特工淡定地四下望了望,最后重新聚焦到了傅菁的脸上。

“刚刚不动手,现在可没机会了啊傅菁。”她嘲讽着傅菁的心软,有些低哑的声线听起来格外迷人。

傅菁想要辩解,比如她碰孟美岐只是为了给她盖好被子。但最终她什么话都没说,什么也没有。

“…我没想赢你。”傅菁磨蹭了一晚上,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孟美岐正在穿衣服的手顿了一顿。她能感受到傅菁的目光粘在她的背后,炽热又苍凉。

“A级大清洗,要是都像你这样儿,强东玥可就省事儿了。”孟美岐懒懒的声音传到傅菁耳里,她猛地一下抬起头来。孟美岐的眼神又恢复成冷冰冰的了,虽然只是侧过半身,却也足够让傅菁感受到她的压迫力。

“……是。”傅菁艰难地应声。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反抗吗?她本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如果面前这个人不是孟美岐,多强她也会去试一试。

“让你来送死你就来,想不到啊傅菁,你可真听话。”孟美岐啧啧称赞道,却并无赞扬的意味在其中。下一刻她的表情立马变得玩味,慢条斯理地走向傅菁所在的方向。她站着,傅菁坐着,于是她终于可以居高临下。

“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是我?”孟美岐的眼底有隐约的尖利的笑意,渗透出森森的严寒。

“为什么?”

孟美岐轻嗤了一声。像是叹息又像是吟咏,她轻轻拂挲过傅菁的面容,不带一丝温度地开口。

“原本你的对手,是宣仪。”

“当然,现在是我了。”

真相大白。傅菁不知道,为什么眼眶那样酸疼的时分,自己竟然那么想笑。孟美岐指尖的香气还在她面颊旁萦绕,而她中了它的毒,即将一堕到底。

“所以,下一次你再送命上门来的话,我不会拒绝你的好意。”

孟美岐猛地拉开衣柜,抽出了一把枪。她波澜不惊地把它随意地丢给了傅菁,好像她丢的不是冷冰冰的枪管,而是什么安全无害的玩物一样。

“今天你好几次都差点死了。”孟美岐还是那副没有温度的表情,只是微微皱起了眉。“今儿你命大,我心情好。”

“下次再见面,带好枪再来。”孟美岐冷笑地看着傅菁。“我从不用手沾血,这是我的规矩。”

孟美岐。傅菁的眼底一霎暗了下去。她全身的神经都被冰封住了一般,只有无尽的战意在沸腾。

她握紧了枪柄,直到把它捂热。

-

“事情都成了吗?”吴宣仪静悄悄地立在顶楼的晚风中。她的通讯器此刻一闪一闪的,显示正在运作。

“FJ已经收到指示,她的对手是山支。”那一头同样甜美的嗓音笑吟吟地传来,好像谈论的是什么家长里短一样。“果然是A班的人,连心计都深得可怕啊,五选一?”

吴宣仪攥紧了拳头。“没有人告诉过你,没用的话少说吗?”她拿捏着轻飘飘的口吻,对强东玥发出最致命的警告。

“总之,我要美岐正式对上她。”她收敛好自己外放的情绪,再抬起眼,目光几乎凝成冰柱。

1对7,必胜局。

美岐,你要赢。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