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學士No.7

我和时间都爱你。
📍什么都看,什么都写❗️❗️

【傅美(宣)】斯德哥尔摩情人(下)

本章有较多的美宣情节,慎入❗️
主线傅美双箭头,宣美算是单箭头哈
极致的爱那一句出自日剧《为了N》
好了这就是个丧病的脑洞我跑了👋🏻




摩天大楼的顶端,风声呼啸。

傅菁把战场选在了这个高危地点,足够让孟美岐嗤之以鼻好久。她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认识傅菁的:那小丫头从高楼摔下来的心理阴影没有了?

当然是有的。傅菁想。但我最大的心理阴影,不是你吗孟美岐?

就这一次。如果打败不了你们,就是我死。总之,会有一个了断。

“你还真挺敢啊。”孟美岐套着风衣,里面是贴身的紧身背心。不是以往特工穿的防弹的款式,只能勾勒出她美好的线条,没起到任何防护作用。她老神在在地抱着手臂就这么看着傅菁,好像来赴的约根本不是一场生死之战,而是老情人见面的暧昧约会。

而她成功把傅菁激怒了。傅菁一声不吭地脱下外套,她把孟美岐给的枪别在腰间。孟美岐看到了枪脸色才变得凝重起来,随着她动作也甩去了风衣。

“孟美岐。”傅菁嘴角牵扯出一个淡淡的笑,足以让孟美岐的目光凝聚在她脸庞上。傅菁的手缓缓抚上了腰间的枪,轻轻地开口,话语一出口就消散在风中。

“我本来想,你想要这条命,我就送你好了。”傅菁的面色毫无波澜,只是爱惜地拍着自己的枪管。

“但现在看来,太便宜你,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傅菁自嘲一声,眼光变得狠厉。

“或者,便宜了吴宣仪?”

孟美岐愣在当场。“这和宣仪有什么关系?”她沉声。“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事,傅菁。”

傅菁抬眼望了望孟美岐,眼底是空旷的怜悯和悲哀。她想说,其实我们终归不过是一类人。只不过我从没信任过强东玥,而你却是全身心信赖着吴宣仪。

信赖,还是爱?傅菁想。她想,如果今天对上的是吴宣仪,她会不会胜算更大一些?

而她没时间再想了,因为孟美岐动了。她的身影快如闪电,几发子弹连珠带炮地朝傅菁扫射而来。你是慌了吗?听到了吴宣仪的名字。傅菁冷笑一声,身形利落地上下跃动避开了这些只具有干扰作用的弹头。她毫不停留,也端起手枪,朝着孟美岐在的方向连开几枪。

这几枪是对她造不成什么威胁的,傅菁很清楚的知道。但当半空中的硝烟散尽,她望见靠着大楼护栏,弓着腰捂着些许皮肉伤口,嘴角还淌着血的孟美岐时,她愕然了一瞬,随即又了然。孟美岐慌神了,在听到吴宣仪的名字时。傅菁心底一片明朗,只涌上更多的哀伤和无力。

过去吗?她深深地凝视着负伤的孟美岐。这点儿小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傅菁还是痛了,为孟美岐。她攥着孟美岐送给她的枪,手在抖。孟美岐却突然一发狠撞了过来,冲击力把傅菁狠狠地顶到了大楼的最边界。傅菁感到风声就在耳边咆哮着,她的世界里只有狂风的席卷,和眼前的孟美岐。

“你凭什么提她名字?”孟美岐喘息着,眼神比世界上任何一把刀都要尖锐。尽管如此,她却还是冷酷残忍到傅菁无法承受的地步。“你凭什么提宣仪,傅菁你告诉我!”

宣仪,又是宣仪。傅菁仿佛被刺痛了一般露出受伤的表情,却倔强地把血腥意压在喉咙的最底端。她嗤笑了声,猛地发力将孟美岐压在自己的桎梏下。受伤的孟美岐只拥有抗衡她的实力,于是傅菁在痛楚的作用下,能力更提高了一层。

“我凭什么?!”傅菁一字一句地重复着这句可笑的质疑。她死死盯着孟美岐,不肯让她逃离自己哀恸视线的辐射范围内。

“那孟美岐,你又拿我当什么呢?”她声音兀地变得悠远,似乎从初识的那日穿越而来。既救我,又杀我?孟美岐,你最狠。

孟美岐的脸,却在惊愕过后漫上一层笑意。这笑意背后是什么,傅菁看不懂,她只觉得微妙又诡异。蓦然她小腹一凉,孟美岐的枪管直直地抵在她小腹上。

“那天我说过的吧,傅菁。”孟美岐慢条斯理地开了口,顺势像拥抱傅菁一般扑进她怀中。如果中间没有那致命的威胁,傅菁想,这大概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那天你走运,不然你已经死好几次了。但今天你又犯同样的错误,”孟美岐分析得头头是道,像一把匕首在她的心上划出一道道血痕。“真怀疑你是怎么进A级的。别是强东玥教你的歪门邪道?我早说让你离她远点儿,还不听。”

最后一句甚至带有怜惜般的嗔怪,让傅菁陷入了幻觉。孟美岐这是……在乎她吗?

而孟美岐逐步逐步扣动扳机的声音让她不得不清醒。孟美岐甚至带着一贯洒脱而欺骗性的笑容,好似杀死傅菁对她而言根本漫不经心。

“说教之前,”傅菁的枪不知何时绕到了孟美岐腰后。同样冰冷的触感,让孟美岐全身一僵。“还是先注意好自己吧。”

两把枪,相拥的姿势。敌对双方就以这样暧昧的状态,用两把冷得毫无生气的武器代替了最后的吻别。孟美岐抬起眼,望着傅菁毫无求生欲望的眼睛,心底突然涌现一丝不忍。

她没有再开口说话。傅菁绝望中还抱有希望,孟美岐能骗骗她。只要你说,只要你有一点点在乎,我就会去做的。哪怕是去死。

但孟美岐什么都会,就是不会骗人。喜欢也好,憎恶也罢。傅菁自认为太了解她了,因为孟美岐不出意料地保持了沉默。

孟美岐深呼吸了一口气。食指缓缓回扣,在静寂中奏响了死亡的乐音。

傅菁猛然闭上眼,任由自己的指节做出同样的决定。她有些自私地想,能够死在一起,也比得上吴宣仪的待遇了吧?

砰。砰。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傅菁的腹部被气流击中得后退好几步,她刷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她浑身颤抖起来,如同掉进了冰窖里。她的双眼不敢置信地瞪大,以最快的速度连滚带爬地扑回原地,却拉不回因气流的反作用力而直接坠楼的孟美岐。

孟美岐笑了,在降落的时分。她的嘴角有血,这回是傅菁给予她的疤痕。

她那枪,是空枪。而傅菁从无生还的欲望,开的枪比谁都实在。她恍若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瘫倒在地看着孟美岐从她的世界里坠入深渊,再也消失不见。

孟美岐笑的一如她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傻气又天真。

傅菁终于彻底明白过来,其实她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孟美岐。孟美岐从来就不是个会好好说话的人,也不擅长表达自己的目的。她懂得隐藏,懂得隐忍。

却不懂得爱。

那一枪,是孟美岐送给傅菁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正式的礼物。

她把生还的希望送给了傅菁。

却把释怀留给了她自己。

傅菁终于痛哭失声。她的衣服上沾了孟美岐的血,好像在拥抱着她的亡魂。

孟美岐,你还是狠。


-

吴宣仪站在玻璃窗里,看着绝望倒地的傅菁,心里却是出乎自己意料地冷静。她空茫的视线早已随着孟美岐坠楼的抛物线一同下落,现在的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她听不见孟美岐对傅菁说了什么。但这么多年来,傅菁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孟美岐生活的节拍,她却比谁都要更清楚。

在她拿到对手的资料时,孟美岐只是扫了一眼,便利落地将资料袋揣进自己的怀中。

“这个我来,你歇着。”

吴宣仪当然很好奇。是怎样的人,才会让孟美岐有亲自上阵的愿望?仇人?竞争者?

直到她看到,那个名字是傅菁。

吴宣仪没来由的一阵恐慌。作为搭档多年,她心慌的瞬间大多是孟美岐受伤的时候。可现在,她却有了要彻底失去孟美岐的窒息感。

绝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作为总部上下的机关首脑,吴宣仪的计谋可与孟美岐的能力相匹配。顶配的智慧和杰出的特工素质,才是她们成为搭档并肩站在顶端的原因。

吴宣仪是骄傲的。她不骄傲于自己的智慧,而是骄傲于了解孟美岐这个人。她总能把孟美岐的心思猜透,小到藏一些机密文件,大到谋划些惊天计划。

可孟美岐亲手把她的骄傲打碎了。孟美岐用最残忍的方法告诉她,她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孟美岐。

她不知道孟美岐可以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甚至不惜放弃所有。甚至可以不动声色地利用身边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包括她吴宣仪。

A级大清洗,本就是强东玥的算盘。除掉傅菁,她便能跻身上位。而对吴宣仪来说,也再没了威胁。

事实上,孟美岐的存在比傅菁的威胁大得多。孟美岐的脑子并不在她之下,她若有野心,吴宣仪的掌控便能随时被动摇。

但她的威胁,远远比不过她在身边这件事对吴宣仪的意义。

但她不在了。吴宣仪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走进一间监控室。那里来来回回播放着孟美岐和傅菁对峙的一幕一幕,而让它发生的罪魁祸首,一个正暗自窃喜着这意料之外的收获,一个低头看着她的后脑,勾起一个怜悯又轻蔑,足以寒凉彻骨的微笑。

“这么高兴?”她轻柔地开了口,好似真像她自己问的那般欣喜。强东玥梦中惊醒般转过脑袋,欣喜若狂的神色让吴宣仪再也无法忍受她的愚蠢和虚伪。

“没想到能一举解决了第一啊,五选一你还是厉害,我……”

消音手枪终结了她接下来的阿谀奉承。强东玥惊呆了一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在最后的时刻落败。吴宣仪冷笑一声,随意地压腕抛却这肮脏的凶器,转身头也不回。

再也没有什么第一第二之分。那个王座,吴宣仪眯起双眼侧头一望。那是她们最后一次等级测试的地方,她看着孟美岐当年意气风发的背影,带着有些傻气的笑容,忐忑却异常兴奋地坐了下来。

“宣仪,我做到啦!”彼时年幼的孟美岐对着她大喊。如果不是有规则要求,她一定会冲下来,大力地拥抱自己。

吴宣仪笑着笑着,眼前却渐渐模糊了。

强东玥的确是颗有用的棋子。对于稳固统治而言,她绝对厥功身伟。计划严谨,收效甚丰。

但那都不如你。吴宣仪看了看自己白净的手指,恍如她们刚一起出任务时,孟美岐总把她挡在身后,对她说,“小公主的手不可以沾血的。”

从此她就再也没自己动过手,几乎都靠着运筹帷幄跟随着浴血的孟美岐。孟美岐身上再深再多的伤口她都见过,可没有一个像她坠落的时刻渗血的伤口那样可怖。

那声空枪,开在了吴宣仪心上。

吴宣仪一滴眼泪都没落下。孟美岐是指引她自己走向死亡的主使,那么她就是同谋。

极致的爱就是分担罪责。不是么?

美岐,我终究还是比她更爱你。吴宣仪像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乐得笑出声来,嘴角旁有不为人知的一抹湿润。水痕在阳光下闪烁着,一如刀锋上最刺眼的光泽。


评论(6)

热度(143)

  1. waitaminute奇異學士No.7 转载了此文字